發新話題
打印

您是否感到心有餘而力不足?

您是否感到心有餘而力不足?

但是我也看到網友無奈地說:

「早年拚子女學費,不惑拚房貸,五十歲拚父母照護費,我到底能存多少?」

「4、5年級是孝順父母的最後一代,被兒女拋棄的第一代,這中間的辛酸又有多少人能理解呀!」



張先生的父親最近因發燒住進北部某醫學中心,在急診留置觀察,身為獨子的他在急診照顧三天,遲遲等不到病床,身心負荷已達極限。張先生想請看護替手,本以為一通電話就能解決問題,沒想到派案的看護中心說:前面已有十五人登記,現在派不出人來。



不只張先生,愈來愈多人住院要請看護,卻無法立刻請到,北部大醫院看護缺工狀況尤其嚴重。家住台北市的吳先生也表示,老父送醫急診四天,完全找不到看護,家人工作與照顧兩頭燒,瀕臨崩潰,讓他完全理解為什麼會發生照顧者殺人或自殺事件。



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秘書長陳景寧觀察,嬰兒潮世代步入高齡,隨少子化,各行各業大搶人,連醫院看護也是,導致民眾等待看護期拉長。一名有廿一年資歷的看護公司主管表示,醫院看護難找,最大原因應是老病人愈來愈多,而子女能自己完全照顧的人變少。



醫院看護也是照顧服務員,在醫院端從事照顧工作者稱「醫院看護」,在長照端者則被稱為「照服員」。但醫院看護通常與看護公司簽約,再派到醫院或家庭,以十二或廿四小時為一班照顧病人,目前廿四小時收費二千二百元到二千五百元不等,視工作地點在急診或是一般病房而不同。



「桃園市群眾服務協會移工服務暨庇護中心」經營安置中心,也有許多成功救援菲勞的案例,被視為「外勞守護神」,不過強硬的作風也引起許多爭議。有消息指出,有移工染有肺結核,卻因為桃群協助,一直待在收容所中;另外,還有人投訴,雇用移工照顧阿嬤,結果該名移工竟然餵食安眠藥,再跑去摩鐵,且在桃群撐腰之下,被抓包甚至反控遭阿嬤虐待。



據《鏡周刊》報導,桃群的安置中心每收容一名外籍移工,每天就會接受政府500元的補貼,過去也有揭發多起性侵、人口販賣等案子,但是也有許多幫助過頭的時候,引起不少人議論。一名李姓女雇主指控,去年10月初雇用了菲籍看護小雪(化名),專門負責照顧9旬的阿嬤,結果出國後,小雪就灌食阿嬤安眠藥,再叫救護車、報警。



案件鬧上法庭後,小雪就指控遭阿嬤家暴、被李家人拘禁,甚至是涉嫌人口販運;由於這些種種說詞,讓李姓雇主懷疑,高齡90多歲的老年人根本沒力氣打人才對,且還發現阿嬤通常都在吃飯後昏昏睡去,直到下一餐才會醒,懷疑對方背後有高人在指點。



李女還提到,在臉書調查小雪的行蹤後,發現了她應該在家照顧阿嬤的時間,竟然獨自外出到摩鐵,還拍下了天邊的彩虹打卡,讓她氣憤的認為,桃群不分是非的亂挺人。



另外,對於指控,桃群則表示,由於無法判斷移工是否有看護中心說謊,所以只會在法律範圍內提供諮詢,不會下指導棋。



家母高齡八十五,前陣子身體違和,家人無法廿四小時照顧,申請外籍看護緩不濟急,社工建議申請喘息服務,於是向社會局申請,找了護理之家讓母親暫住。爾後經鑑定為中度身障,必須有人全職照料,喘息服務一年只能申請廿一天,只得找一家安養中心進住。



家母身體漸弱,相對的要付出更多心血,我定時前往探望,偶爾接獲通知緊急住院,就要趕忙前往處理,甚至留在醫院照護,我不敢輕易遠遊,造成生活上諸多不便,但還在堪忍的範圍。



幸好家母存下一筆錢,足夠支付安養中心費用,觀念開明,能體諒子女辛苦,對住進安養中心亦能釋懷。親戚雖有微詞,但姊弟們支持我的作法,更不曾干預,讓我無後顧之憂。



張先生的父親最近因發燒住進北部某醫學中心,在急診留置觀察,身為獨子的他在急診照顧三天,遲遲等不到病床,身心負荷已達極限。張先生想請看護替手,本以為一通電話就能解決問題,沒想到派案的看護中心說:前面已有十五人登記,現在派不出人來。



不只張先生,愈來愈多人住院要請看護,卻無法立刻請到,北部大醫院看護缺工狀況尤其嚴重。家住台北市的吳先生也表示,老父送醫急診四天,完全找不到看護,家人工作與照顧兩頭燒,瀕臨崩潰,讓他完全理解為什麼會發生照顧者殺人或自殺事件。



中華民國家庭照顧者關懷總會秘書長陳景寧觀察,嬰兒潮世代步入高齡,隨少子化,各行各業大搶人,連醫院看護也是,導致民眾等待看護期拉長。一名有廿一年資歷的看護公司主管表示,醫院看護難找,最大原因應是老病人愈來愈多,而子女能自己完全照顧的人變少。



醫院看護也是照顧服務員,在醫院端從事照顧工作者稱「醫院看護」,在長照端者則被稱為「照服員」。但醫院看護通常與看護公司簽約,再派到醫院或家庭,以十二或廿四小時為一班照顧病人,目前廿四小時收費二千二百元到二千五百元不等,視工作地點在急診或是一般病房而不同。



急診壅塞等不到住院病床,家屬想為急診患者看護中心請看護,卻也無法馬上請到。圖為台大醫院急...



陳景寧指出,觀察全台的醫療院所,除非醫院和二到三家以上的看護公司簽約派遣人力,有的醫院不負責看護的媒合,有需求的民眾必須要自己想辦法。



以上述張先生為例,醫院簽約的看護公司派不出人,並指現在端午節假期,很多人休假。他只好到處找朋友幫忙,好不容易請到一位越南籍看護,還好對方國語說得不錯,也有照顧經驗,張先生總算稍微能喘口氣。



台北榮總護理部主任王桂芸說,即便沒有看護幫忙,護理師還是會照顧患者,但若有看護協助病人翻身或下床,病人就不會不斷按鈴找護理師。萬芳醫院社區副院長高靖秋說,若病人沒有看護或家屬陪病,簡單的照顧工作得全由護理人員執行,若人手不足,對護理人員是另一項負擔。



是經美國聯邦醫藥管理局(FDA)批准的電子傷口掃瞄系統,也看護中心是唯一獲得FDA批准進口的同類產品。 這個體積只有手掌大的圓形掃瞄儀可以使護理人員捕捉3D傷口圖像,通過安全的互聯網連接將數據與中央數據庫同步,並將這些記錄結合到電子記錄系統中, 專家可以瀏覽傷口結合數據分析,從而做出治療方案。



公司發明的這款手持掃瞄儀給皮膚創傷的診斷和治療帶來了顛覆性的改革。

TOP

發新話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