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新話題
打印

戀愛與挑對象不該混為一談 轉貼文章

戀愛與挑對象不該混為一談 轉貼文章

資料來源:http://blog.udn.com/adelafang/6486308

「剩女」不結婚,是沒遇到「真命天子」嗎? 把戀愛與挑對象混為一談,只會害許多渴婚人找不到對象,看看沒有「戀愛基礎」的跨國婚姻帶給我們什麼啟示?

張曉風要政府伸出援手,「給不被愛的台灣女人一條出路」。聽來雖然荒謬,卻也點出一重要問題:台灣近來日趨嚴重的晚婚、不婚風氣,政府能做什麼?當然政府可以設法降低青年成家成本,例如提供社會住宅與健全托育體系。但是,超過這些,政府是否能做更多,我就懷疑了。

原因是,許多人單身,根本與時間金錢都無關。尤其是工作穩固的都會女性,問她為何單身,雖然都客氣答沒遇到對的人,但仔細看她的生活就發現,她自己買房、買保險,不缺一起聊天血拚的好友,對年邁父母的照顧陪伴也往往比較用心。生活填得滿滿,這種「剩女」根本不需要伴侶。

又有一種單身者,口口聲聲說想要有個伴侶。其中男性又比女性更愛在臉書上寂寞啊寂寞的哀叫不迭,卻不積極行動,別人要介紹還被他一口回絕,說要自己認識,要順其自然。也就是說,他雖然想婚,卻排斥以婚姻為前提的交往,他覺得交往若有附帶條件,就不算自由戀愛。

想找伴,還是想談戀愛?

說穿了,這種人嘴巴說渴望找伴,其實是渴望談戀愛。對他來說,婚姻只是戀愛談到一定程度的「修成正果」。這種把戀愛與挑對象混為一談的混淆,不只害許多渴婚人遲遲找不到對象,也害許多人在婚後對婚姻大失所望。

我說戀愛與挑對象不該混為一談,一定有許多人覺得我好現實。難道要學珍•奧斯汀小說那樣,把對方的身家財產調查清楚不成?我卻認為,婚前必須搞清楚的東西可多了,何只身家財產?夫妻要共組家庭,怎能不把對方家庭觀念先搞清楚?怎可能不先問對方原生家庭是何種樣態?人生是否一切聽從父母安排?生活是否全部由媽媽打理?

又,就算婚後要住的房子是父母購買,雙方最好也明說自己工作幾年、儲蓄多少,錢都花去哪裡。畢竟夫妻共有財產,金錢觀往往攸關人生情調選擇,差太遠相處起來一定不愉快。

視婚姻為「修成正果」,缺點是誤把婚姻視為戀愛的終結,像童話的結尾,「兩人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現實婚姻卻應該是起點——共守承諾的起點。人一生搞不好只需立下這麼一個盟誓,又是完全自願,照理應該慎重才對。許多人單身,可能就是因為自重,不願輕易承諾,因此不該被譏為「幹麼那麼挑」或「沒人愛」。

然而,許多人只嚮往談戀愛,談夠久就奉父母(或子女)之命結婚,或耐不住別人老問:「什麼時候請喝喜酒」而結婚,其實都是看輕了承諾的重量。承諾並不是婚禮中那句「我願意」而已,承諾的內容往往要隨環境與生命階段而變化。剛結婚也許是一起存錢還房貸,再來可能是顧老兼顧小,醫院、安親班之間的蠟燭兩頭燒。承諾內容更新必須經過雙方磋商,需要一連串的協議妥協。夫妻不合往往不等於常吵架,而是雙方協議妥協的能力很差。婚前挑對象,重點正是要檢視彼此是否具備這種能力。

別誤以為自己可以改變對方

偏偏,要檢視這種能力,戀愛其實沒幫助。張曉風在〈地毯的另一端〉曾形容過婚前:「我們活在夢裡,活在詩裡,活在無窮無盡的彩色希望裡。」壞就壞在夢與詩往往有礙雙方增進了解。請吃法國料理幫女友慶生,是很像夢與詩,但哪個女孩會看出這男的金錢觀很差,花錢憑衝動?熱戀中的男生一定百依百順,這表示女生很難看出他的情緒表達力。何況,這種百依百順只是生物本能,就跟公孔雀要開屏、雄鹿要打架一樣,與換個角度幫對方著想根本是兩回事。愛在熱頭上的女生尤其會犯一大錯,就是誤以為自己可以改變對方。



其實,要締結理想婚姻,婚前有沒有談戀愛根本不是重點,婚後有沒有談戀愛才是。天雷勾動地火的感覺已經不再,卻還要維持兩人的親密對話,這必須是一種紀律,對承諾沒有足夠看重是做不到的。較常見的狀況是一言不合就抿嘴翻眼,或別過臉去,擺出「懶得理你」的姿態,經歷兩三次,這世間就多出另一對沒話講的夫妻了。

許多人看不起跨國婚,背後可能不只種族或階級歧視,也包括「婚前一定要談戀愛」的迷思。沒錯,男性勞動者去東南亞相親,往往一眼就決定牽手對象。雖然婚前全無感情基礎,但是只要守護承諾的心志夠堅,還是可以跨越語言隔閡,日後培養出真感情。台灣許多鄉鎮農村都能看到這種平平實實相扶持的跨國夫妻。那些渴望戀愛而耽誤婚期的單身者,或懷念戀愛滋味而對婚姻失望的已婚者,應該可從他們身上學到一點東西。

TOP

發新話題